借手机

饭团同学x · February 12, 2017 · 琐记

十一长假,我坐火车去上海找同学。

同学在奉贤。人生地不熟,当然也不知道要坐多久的车。于是一边玩手机,一边默默看着景色停滞窗外,总是堵在路上,心情有些烦躁。黄金周的人流很可怕。记得从虹桥站(我送那位奉贤同学去虹桥)坐公交去闵行时,整个人一路简直是一动不动地被拍扁在行李上。身上又没有公交卡,硬币来来去去,我很佩服售票员的精神。她是怎么样如此坚忍地从车尾收到车头的啊?

然而手机快没电了。尽管地图上我一直在奉贤,但是车路似乎一直没有尽头。带着 2% 的电发了个位置给同学,问“还要多久到啊?”收到冷漠的回复:“我管你,到了吱声。”手机随之毫无悬念地没电了。那之前,我做的最机智的事大概就是拿出 kindle 记下了同学的手机号。

颠簸许久,终于下车。

我很难把这地方和繁华的上海拉上联系,天空黑沉沉,前后左右都很冷清。站牌下面坐着站着几个人,偶尔有三两学生模样的人路过。当时手机没电,一直情绪平稳,但真要面对这种情况,还是挺慌的。面前站着一位女生,似在等车,我努力思考了很久,想着如何说服她我不是骗子。但我仍害怕她怀疑的眼神。她看起来有些冷淡,或者,从等车的人脸上是看不出冷淡与热情的。但,总要借,鼓起勇气说话之后,便没法停下来了,有时我只是逼自己说第一个字。

但她毫不犹豫地把手机递给了我。

我拿出 kindle, 把号码一个字一个字打过去,她仍旧面无表情,或者,天太黑了我没看清,但我想着她应当是面无表情地面对着街路,在等着什么,而没有回过头看我。电话打罢,手机还回,我说谢谢,她说不用。我说真的很谢谢,她说真的不客气,与刚到的朋友离去。

回学校后,买了一个充电宝。


当楼下的那位抱着孩子的阿姨向我走来问我借手机的时候。我看着她怀中的孩子,虽有些怀疑,却也蛮安心。总不能把孩子扔下一个人抢了手机就跑吧?我听到了她的闽南话,也确认了让我拨打的是温州的号码。于是递给她手机,她把手机放在耳旁,一边安慰怀中的孩子,“现在就打给阿公,他马上就回来咯。”我定定站在她旁边。打不通,确认号码无误,仍然打不通。彼时我妈正好回来,就把我叫走。阿姨连称没关系,我既有些放下怀疑的释然。

路上,手机响起,接通是一位男性,当时路边太吵,我只能声嘶力竭地跟他解释“阮厝楼跤有一个查某抱一个妞咧等你!你紧倒来!伊借我手机打予你!伊即久伫 ×××× 路 ××× 号附近!”也没管对面说了什么,就挂掉了电话。到地方后,有点担心,又打了回去。接电话的人听起来并不老,总觉得“公”这个称谓夸张了些。把事情原委讲灵清,对方嘟哝了一句什么,我只听清楚了“我袂晓(我不知道)”便挂了。

挂断电话后,我想了很久。我开始庆幸我的手机仍然健在。尽管三星公司对中国消费者很不友善(我的手机是事件以先买的,下一台不会考虑三星了),但现用机对我来说仍然很贵。更何况,现在手机实在太重要了。丢个手机给人造成的损失并不只是售价而已。

如果他们认识,那个男人绝不会说自己不知道。但号码又是核对过的,难道那个女人是要抢走我的手机跑?但是,又不是张宝华,哪来的自信抱着个孩子也不年轻还能跑得比我快?但是,如果不打算拿走,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一个年龄明显不符和她似乎也不认识的人?

恐怕是没有办法得到真相了,我只能希望那个阿姨没有骗我。

我不愿意用怀疑的目光看待想来借手机的陌生人。因为这总让我想到我在上海借手机的情景,想到在杭州迷路和公交上的乘客借手机的情景,想到小时候在公园山和路人借手机的情景。我记得,他们都毫无犹豫,毫无怀疑。感激之余,我总觉得对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怀疑是一种伤害与过去陌生人好意的背叛。但我又无法控制地心怀疑惧。


杭州迷路三年后,我和朋友一同走在西湖边,想要寻找那年借我电话打、告诉我公交路线、给我零钱送我上车的汉庭酒店。但因为我当时记成了如家,或许还因为过了好几年,地点变了,服务员也换了,我没有找到它。或许本来找到就是很奢侈的吧,记得一间如家的前台听罢我的叙述,表示爱莫能助,说自己是一年前才调来这里的。

走在路上,朋友说:“你找到那家店和那天的前台,以后可以讲故事给你儿子听。”

我问:“有什么好讲的。”

他说:“不是有那种故事吗?一个人变得很有钱很有成就,回去找曾经帮助过他的人。”

好吧,我没有什么成就,我可能一辈子都没有什么成就。但是我想我回去道谢的时候,那个人应该不会在乎我是不是很厉害吧。我只是感觉,那个时候的谢意好像不够,或者因为太匆忙太着急,没来得及和他们表达足够的感谢。有的时候读一些历史,总希望把那个人从坟墓里拉出来,把他带到我们现在的时代,告诉他,你做的帮了很多人,你知道吗?你的研究在很多年以后受到了承认,泽被万世苍生,你快来看看啊。你虽然当时死得惨,史书上可夸你了!那些帮助过我的陌生人,尽管他们可能获得了某种内心的满足,但我仍想以某种形式告诉他们,他们的帮助很有价值,我很感激。

有句话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是不信的。但是又希望这样。总的来说我的道德并不很高尚,不想麻烦别人的含义更有“不希望别人来麻烦自己”。但我看到来借手机的人、借自行车的人、问路的人,有时会想到我也处在这样无援的境地,有时会想到,如果他们平时也做这些事,我不借给他们,不一路带到底,他们不会觉得不舒服吗?他们以后是不是就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记得新概念的一篇课文的标题 One good turn deserves another。希望那些善良的不设防的人不要被利用别人信任的人欺骗。这么大了说这种话是有一点天真,但我真希望是这样。


下次有人来借手机,还借吗?

我或许会很警惕很怀疑,但最后还是会借的吧,应该。

我是懦弱自私的人,只希望为天真的“公平世界假设”出一份力。

3 Comments »

  1. 乏善

    我信因果报应。因为信所以不会对那些不公平不正义的事情太纠结,而且也约束自己做一个善意的人。以前还会在考试前刻意做一些好事来祝福自己考好一点,俗称“攒人品”哈哈哈。骗子最恶的地方就是消耗了信任。越长大正义感越弱,希望不要变成以前的自己讨厌的那种人吧。

    1. 是啊,越长大感觉自己越……还好,几年前的自己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已经变成了这样。利用人的贪婪、轻率而攫取利益的人我倒觉得还好,但是消耗人信任的骗子真是让人痛恨。

  2. 吴希杰

    哈哈哈哈,练好长短跑,好人不纠结,骗子逃不了。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