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南京

饭团同学x · April 8, 2017 · 琐记

南京给我的印象永远是厚重。

于我,没有一座城市的名字,能够像南京一样,有那么多意味。

酒店旁有家放着流行音乐的服装店,让我想起灵溪路边的店口。街边的景色也并非我想得那么有大城市的气息。而那些地图上的名字,都是为我所熟悉的。“建邺”,不是小学时玩《梦幻西游》时的那个城吗?记得那个时候“读半边”读成“建郭”,还被嘲笑一番。“阅江楼”就是那个我满怀雄心想要从《古文观止》的明文开始背的第一篇吧,“金陵为帝王之州。自六朝迄于南唐,类皆偏据一方,无以应山川之王气。逮我皇帝,定鼎于兹,始足以当之。”,我现在还记着。骑过一座桥,同伴说:“桥下是不是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秦淮河?”如果那真是秦淮河,商女又在附近的那一处唱《玉树后庭花》呢。

逝者的心境如何无可悬揣。但在这样充满历史感的城市里总是会忍不住试图体会那时居民的心情。日军入城的时候,这座城是什么样子?发生在旧都的屠杀,对普通民众来说,意味着什么?历史如此宏大,或许普通人是没有选择权的。以前玩《帝国时代》时有一个自带的战役,就叫“南京大屠杀”,获胜的方式,便是把足够数量的农民迁到一个地方。现在想来,这样的“获胜”真是残酷。游戏自带的战役可都是随着历史上赫赫战功的英雄完成征服啊。“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忘记。忘记与否或许更多取决于政治的风向,而对逝者而言,如果死如灯灭,似乎也无以慰藉。站在黑色的满是烛火的大厅里,只觉生命的无常与历史的沉重。

博物院、纪念馆里,见着先人磨过精美的石器,纺过绮丽的纱。但这些都已经远去了。“九十九间半”的甘熙故居,主人应当也是很“土豪”了。如今,艺人在古屋里静静地做着手艺。问起“这个要做多久?”,只道“这个不能算时间的。”画脸谱的先生静静地涂抹,我们不敢说话,只能静默。总统府、中山陵游人如织,不知道革命先贤倘若活着,会不会欣慰呢。

在纪念馆的出口,看到一棵树,鸠山由纪夫曾为它培土。几乎所有的文字,都附有英文和日文的翻译,用心良苦。

馆外,周道如砥,其直如矢。新街口矗立着一尊孙文像。历史仍然前进。而我对未完成的物理习题不再念兹在兹。知道自己的卑微渺小,不但不令人绝望,反而是一种快慰。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