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随感

饭团同学x · July 19, 2017 · 琐记

军训十五日,一言以蔽之,热。

军训本身并不是折磨,运动量并不大。但遇上杭州的三伏天,穿上外套,戴上帽子,一切便不一样。

杭气象台自十五日起至十九日连发五次橙色高温预警,日光酷烈,可见一斑。

回想起来,不算太愉快,也没有不愉快。像一次特殊的社会实践。没什么意义,却也能翻找一些出来。

一个小小的希望,学弟学妹军训的时候,不要再碰上这样的天气了。

我在电影中看到过,在书中读到过,却从未有过切身的经历。纸上得来终觉浅,诚哉斯言。

指导员说,我们是一个集体,如果要带水,每一个人都要带,就因为有两个人没带,浪费大家两分钟。

副连长说,我们是一个集体,所以有一个人迟到,全连的集合时间都要提早。

副指导员说,我们是一个集体,每个人的稿件都交给班长以后统一上交,缺一个,全班没分。

这一切对经历了一年自由的我而言有些魔幻。

按学号分了班、排、连、团,于是我们忽然不同。教官说,踏步要整齐,落脚的声音要比一排更响亮。我们开始争抢集体荣誉,要比其它连拿更多的红旗。开始为自己的连队鼓掌、自豪、呼喊,尽管它本身根本谈不上筑基于某种共同目标,只是学号的随机分布。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对连队的认同,正如对某个班级的认同一样。我不曾记得高中的班级拿过多少奖状。与其说我对高中班级有什么感情,不如说是对自己选择的朋友的感情。

但,我仍然发自内心地在合唱结束时鼓了掌。这固然有我们连本身唱得好的原因,却也有油然而生的喜悦。平静下来之后,我感到有些可怕。我知道浪潮的存在,我知道浪潮正在袭来,但我无法躲开它,甚至成为了它的一部分。理智上而言,合唱的成功和我没有多大关系,我也没有什么理由为之鼓掌。但当时现场的氛围使我诚心诚意地高兴。

我说这种感情可怕,似乎有点夸张。但我害怕,真的害怕。我觉得我高估了自己。实际上我后来还是适应了这样的生活,甚至开始接受种种想法,哪怕我以为我不能接受,而我的确不能从理智上接受它。而军训甚至称不上什么庞大的国家机器,它所藉以要挟的不过是两个学分而已。

我为我的软弱感到难过,尽管这只是军训。也许我能做的,只是努力逃离,努力免于这样的境地。

有传言说,校长去慰问部分参训官兵。烈日炎炎,校长迟到,有教官晕倒。此事的传闻,版本实多。官方稿件只字未提,只说慰问教官云云。有人说校长未迟到,也没人晕倒。有人说晕倒不是天气热,是教官太累了。有人说确有其事,自己教官便晕倒了。还有人说,是副连副指晕倒了,不是教官。言人人殊,我也没有亲见。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实在让人寒心。

军训让我近距离认知了形式主义。教官说过一句话,让我难以忘记。“现在做得好,如果领导没看到,那就等于零。”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教官都是这么想的。但是军训的一些内容,我确实觉得流于形式。我个人的期待是学到战争中幸存的技能。而所学的,大多都是队列。队列并非全然无用,但以我浅薄的军事知识,正步更多似乎是一种展现军威的手段。花许多时间训练正步,最后从主席台走过去表演时,是很好看的,只是,值得吗?

消防演练的那个早晨。我们穿戴整齐,带好湿毛巾,静候消防警报准时准点响起,慢悠悠散步走出寝室楼。

纪录片中的战争是很浪漫的。学校宣传团队拍的视频也是如此,雄赳赳,气昂昂。

但军官的生活,是很枯燥的吧。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解放军。或许高中如儿戏的军训中也有解放军来,不过实在没有印象。我所遇见的教官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这些军人,大多年轻,所以也没有许多距离。一位教官在聊天时说,若是高中不贪玩,现在估计也在读书。我听不出来,那个语调,是后悔,是伤感,是庆幸,还是只是随口的感慨罢了。

做军人,注定要牺牲许多东西,最最重要的便是自由。他们无时无刻不受限。军纪严明。在纠正女生的姿态时,教官从来没有自己亲自动过。我虽听过他们小声的抱怨甚至骂娘,但脸上总是挂着和善的微笑。他们不能打,不能骂,估计在烈日下找阴凉的地方训练也是要求之一。

所以当他们离开的时候,我是能够理解对教官依依不舍的人的。有人说,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有人说,这是媚俗。我不大同意。至少以我的军训而言,他们没有虐待,更不是罪犯。我为他们鼓掌,就像为上了一学期精彩的课的教师鼓掌一般。

1 Comment »

  1. 吴希杰

    你终于回来了,还是20天前?!有什么办法能设置网页更新提示?本来想到你会写军训的,不过你说过8月前不会写……每次来这里都像在碰运气。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