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自己的路?

饭团同学x · August 12, 2017 · 琐记

戏剧大师黄佐临写给余秋雨的信中,有这样一些话:

对于你老兄,我只有三句话相赠。这三句话,来自我的老师萧伯纳。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三天我去他公寓辞别,亲眼看到他在壁炉上镌刻着的三句话:他们骂啦,骂些什么?让他们骂去!

你能说他真的不在乎骂吗?不见得,否则为什么还要镌刻在壁炉上头呢?我认为,这只说明这个怪老头子有足够的自信力罢了。

所以我希望你老兄不要(当然也不至于)受种种“风波”的干扰。集中精力从事文化考察和写作,那才是真正的文化。

黄佐临先生说,萧伯纳有“足够的自信力”,便可无视风言风语。我所接触的一些文字,也常以“走自己的路”为荣。采铜也说道,他像“祥林嫂”一样反复去说着同一个道理:

把目光从社会和他人对你的期许(或者挑战)中移开,好好想想你自己,你的优势,你的才能,你的资源,以及,你的理想,然后去低头走你自己的路,创造你自己的人生价值。

可见,“走自己的路”是十分重要了。记得以前读过一篇寓言,说明了“偏听偏信”的恶果。一个钟情芭蕾舞的女孩,一日找到一大师评估自己跳舞的天分。舞罢,大师说她毫无天赋。于是她便放弃。多年后,她再找到当初那位大师。大师却说,其实当时他没有看,决定她能不能跳好芭蕾的,只有自己。

但当时读到时,我想,他为什么不说实话?人的天资的确参差不齐。假使那位女孩孤独地追求芭蕾,哪怕她天资聪颖,一路上也难免自我怀疑吧?连维特根斯坦都因为自己是不是天才经历过漫长而持久的挣扎。人在乎社会的评定,这太过正常,无可厚非。而那份自我怀疑的痛苦,谁来负责?

如果有一位杀人犯,他把目光从社会和他人的期许中移开了,他的优势在于杀人,他的才能在于杀人,他的理想在于杀更多的人。他被捕时,面对骂声,说:“他们骂啦,骂些什么?让他们骂去!”那,还要鼓励他低头走自己的路吗?

这个例子有些极端。我可能不会是个杀人犯。但我也可能在坚持自己的过程中伤害他人、社会,或是偏离自己的目标而不自知。

于是这似乎成了一个成王败寇的问题。你若是坚持自己的道路而有所作为,那你就是“锲而不舍”、“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如果沦为平庸,则是“固执己见”、“一意孤行”。如果听从意见而颇有建树,则是“从善如流”。如果无所成就,则是“拒谏饰非”。

如果这是一篇高考作文,写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如果题目说不要受外界左右,那我偏说你那个太极端,我们要广开言路。如果题目说要多听取别人的意见,那我偏说你那个太片面,意大利有一句古话,叫“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最后再和和稀泥,显得自己公平正直,看事物很全面,此致。

但是没有用。

人仍然活在各式反馈中。

来自机器的反馈很简单。编译器说,你错了,你错在第五十四行。我说,好,我改。编译成功。编译器笑了,我也笑了。

来自人的反馈很复杂。人说,你错了,你错在刚刚说的那句话。我想,我刚才的那句话是错了吗?他以什么标准什么理由判断我是错的?他说这句话的目的是什么?有没有可能是和这句话无关的原因让他指责我这句话说错了?这句话的对错和他有没有利益联系?我说,好,我撤回。撤回成功。对方没笑,我也没笑。

这的确没有绝对对错。但是又有何标准应对?毕竟生活不是一句“一分为二看问题”就可以打发的。

恳请赐教。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