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意年龄”小议

饭团同学x · August 15, 2017 · 琐记

所谓同意年龄(age of consent),是指法律认定一个人具有决定自己行为能力的最低年龄。未达到此年龄者作出的“同意”是无效的。在现代语境下,同意年龄约定俗成指性同意年龄,即最低合法性交年龄

按照维基百科给出的资料[1],中国内地[2]的同意年龄是 14 岁,香港、台湾则为 16 岁。亚洲国家大都定为 16 岁,如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等。但也有比中国内地低的,如日本、韩国的同意年龄为 13 岁。

欧洲国家的同意年龄也都在 14 至 18 岁的范围。美国则视州不同而不同,在 16 至 18 岁之间。不少以穆斯林为主体的国家同意年龄设限较高,如巴林为 21 岁。阿富汗、伊朗、科威特、马尔代夫、阿曼、巴基斯坦、卡特尔、沙特、阿联酋等国非婚性行为即为非法。

李银河在其《中国当代性法律批判》中说道:

我国的自愿年龄线是比较低的:14 岁。这也许只是历史和文化因素造成的,但是它似乎也表明,我国的法律更尊重儿童作为性主体的权利,而不是把他们仅仅当作随时会陷入危险境地的潜在受害者。这一点很重要,在立法思想上比许多西方国家更先进,是值得我们骄傲的。

与把儿童性行为的自愿年龄线定在 16 岁、18 岁甚至 21 岁的国家相比,我们国家的法律比较尊重儿童的人身权利和性权利,但是我们的立法思想还远未达到取消自愿年龄法的高度,这是我们的法律有待改良的地方。

这种观点我不能认同。比起“作为性主体的权利”,我认为“随时会陷入危险境地的潜在受害者”这一角色更为重要。我认为李银河在后面的论证是无法成立的。

主张废除自愿年龄线的人们认为,关于自愿年龄线的法律不仅不能保护儿童。而且会起到相反的作用。因为尽管设立了这一法律,虐待儿童的事还是在发生,结果自愿年龄法的基本作用反倒成了惩罚那些真正出于儿童自愿的行为。比如,西方某国同性恋性行为的自愿年龄线是 21 岁,根据这一法律,一位 21 岁的男青年因为交了一个还有几个月不到 21 岁的同性情人就应当入狱,而这种做法竟然是借着保护儿童免受虐待的名义加以实施的。

儿童的性表达方式诚然可能会与成年人不同,但他们有时确实有性的需要,无论有没有社会的批准,他们还是会发现他们自己的表达方式。法律试图限制这一行为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呢?我们可能会使他们感到有罪,会影响他们有效地避孕和预防性病,却不能服务于他们的需要。

大致有以下三点:

  • 法律不能阻止虐待儿童。
  • 法律惩罚儿童自愿行为。
  • 法律会使儿童感到有罪。

我认为这三个理由除了第二个以外,其它都很奇怪。

“因为尽管设立了这一法律,虐待儿童的事还是在发生。”这不是很正常吗?又不是人民代表大会一通过《刑法》就河清海晏天下大治了。重要的是,这一法律对阻止犯罪到底起了多大的作用,而不是这部法律能否完全消除犯罪。否则任何法律都是无用的,因为犯罪总可能发生。

“我们可能会使他们感到有罪,会影响他们有效地避孕和预防性病,却不能服务于他们的需要。”会不会让儿童感到有罪的是性观念而不是这条法律。因为没有到十八岁,所以不能开公众号、考驾照等等。这使未成年人感到有罪了吗?因为没有到二十二或二十岁,所以不能结婚。这使该年龄以下的人感到有罪了吗?要不要避孕、预防性病,是性教育的问题,是观念的问题。如果没有这条法律,幼女就会去避孕,有了这条法律就不去了?岂有此理。

但儿童的自愿行为的确是一个问题。这可以分解成两个方面,其一是儿童与儿童的自愿性行为,其二是儿童与成年人的自愿性行为。

对儿童与儿童之间的性行为,这条法律确实不妥。在知乎的一处讨论[3]中,便有这样的叙述:

1996年的一天,佐治亚州的Wendy小姐和同学一起在教室里上课,然后老师关灯准备给大家放录像。这时候Wendy旁边的男生让Wendy趁黑给他口*,Wendy就从了。此事败露,因为Wendy年满17,而那个男生不满16,于是Wendy被逮捕并以鸡奸罪起诉。Wendy听从律师的意见认罪请求从轻发落,于是被判5年缓刑。因为不遵守缓刑期的种种规定(譬如定期向监督官报道),她又被追加了一年监禁。

2002年出狱后,Wendy小姐的噩梦还没有结束,因为她已经被贴上了性侵犯者(Sex Offender)的标签,她的姓名,照片,地址都被佐治亚州和其他性罪犯一样公布在网上供公众查询,当然她的作案细节并没有披露,只是说她“向未成年人进行危险性性行为”。她已经完全无法正常生活:电视台会在和性犯罪相关的节目中播出她的家庭住址;她不允许在任何儿童可能聚集的地方1000英尺(大概300米)内居住,包括学校,公园,图书馆,游泳池等。因为她家所在街尾的教堂有托儿所,所以她和丈夫被房东赶走,丈夫也受牵连失业,不再有健康保险。

作者:王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4328808/answer/2743440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过,一些地方会设立“罗密欧与朱丽叶”法案来避免这种状况发生。台湾亦有“两小无猜条款”,参台湾现行刑法第 227 条及 227-1 条(引自“全国法规资料库”):

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男女為猥褻之行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項、第三項之未遂犯罰之。
十八歲以下之人犯前條之罪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所以,如果对法律进行足够的修补,是可以避免如李银河所述情形出现的。

李银河所引用的案例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二十一岁”这条线定得太高了。我试图查那个“西方某国”是什么,没有查到。但是我国的香港特区倒是曾经有这样的法规。在在梁TC威廉·罗伊诉律政司司长案(2006 年)之前,男性同性恋的合法性行为的同意年龄为 21 岁,但女同性恋或异性恋则是 16 岁。与其说年龄设置太高,倒不如说是法条本身带有歧视。

对儿童与成年人的自愿性行为,这个问题实在不好说。李银河引福柯的话说:

确实有 10 岁的儿童主动投入成人怀抱的情况,确实有些儿童是自愿的,他们喜欢这样做,难道没有这种情况?……我想这样说:从儿童不再拒绝的一刻开始,就没有理由去惩罚任何行为了。

但是,怎么判断儿童是自愿的呢?儿童真的有能力作出这样的判断吗?

我想说,这样的法条或许可以保护多数儿童。但一旦法律制定了,就要实行。如果有人真心相爱,却受牢狱之灾,这样的法律还合理吗?不能一厢情愿地觉得所有低于十四岁以下的孩子都是薄伽丘笔下的阿莉白。不可否认有早熟的孩子存在。

我问了一位法学生 Z。他的观点倾向于不划分,可以留下裁判余地,之后通过司法实践去弥补。他说:“尽管我们国家不是 case law (判例法),但是判例结合法条是大趋势进步,不会变的。……法律是意识形态的体现。所以每一个国家的法律都有国家意识形态色彩,我们国家的伦理道德倾向于不承认这种未成年少女和成年男子性关系,所以应该都会认为是有罪的。这其实也是我的看法。因为法律很强调一个人真实的意思表示,我们认为低龄的少女未成年甚至幼女是无法独立完成意思表示。所以在民法上我们有说,如果一个小孩子骗你她是大人(哪怕她的穿着打扮长相会让所有正常人都觉得她是一个成年人),你们之间发生的行为都是效力有瑕疵的。”

现实很复杂,法律无法穷尽所有的情况。但无论如何,这都是法律修正的问题,包括年龄的调整、具体情形的细分、歧视性法律的废止。因为这些可能出现的问题而认为要废除同意年龄,我认为是不正确的。我也不认为废除同意年龄更为进步,尤其是在当下。

不过,我没有法学专业的背景,也没有数据支撑。文章的主体仅仅认为李银河在文中提出的论证不妥,但我没有为自己的观点提供证明。只希望能够抛砖引玉吧。


[1] 即 Ages of consent in AsiaAges of consent in the United StatesAges of consent in Europe 这三个词条。

[2] “同意年龄”这个词似乎没有在我国刑法中出现。而具体的认定,也不是看年龄是否在线下那么简单。可以参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与十四周岁以下幼女发生性关系是否要明知才构成犯罪的咨洵”问题的答复》(http://www.court.gov.cn/zixun-xiangqing-13363.html)。

[3]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4328808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