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一样

饭团同学x · August 23, 2017 · 琐记

贫穷人,弟兄都恨他;
何况他的朋友,更远离他!
他用言语追随,他们却走了。
(箴言 19:7)

不管我们对贫穷是怀以同情或贬低,关切或疏离,贫穷仍然没有消除。它依旧存在,而且损害着人类的福祉。哪怕不谈对同类的“幸运者对不幸者的愧怍”,从最实用的角度去看,贫穷也有损于每个人的生活。穷人滥用抗生素,因此可能成为超级细菌的滥觞。贫民中有天赋的孩子失去教育机会,因此或许推迟了艾滋病的攻克。更不必谈贫乏中起源的诸多动乱。

阿比吉特•班纳吉(印)与埃斯特•迪弗洛(法)两位教授深入贫穷社会调查,出版《贫穷的本质》一书。不过,我觉得书名翻译有些哗众取宠,英文直译应为《贫穷经济学》。这本书不怎么谈本质,而是主要探讨一些较为微观的现象,从而得出实践检验可行的扶贫手段。

读罢,我受到的启发是:我们都一样。

我们并不比那些贫穷国家的国民更勤劳、敬业、高贵、自律……或者说,生而为人,我们其实都有类似的人性。“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只要是人类,不分东方西方,富裕贫贱,大多不会脱离人类的共性生活。我们对穷人的优势,在于潜移默化的常识与较为富余的环境。

打疫苗可以防止患病,购买保险可以降低风险,教育可以带来许多回报,往水中添加消毒剂可以预防病症……这对我们来说都是习以为常的知识。疫苗、医保、义务教育、自来水,甚至都是不需要我们去选择的东西。而对穷人来说,这些都是艰难的决策,都需要决断能力。

为扩大生意规模投资,为未来的嫁妆存钱,将不用的钱定期存款……这对我们来说也许并不艰难。这也需要纠结,也需要自控。但穷人需要花费多得多的自制力。同样是存十块钱,对大多数人而言,多喝一杯茶不可能影响这个目标的达成。但对穷人而言,是喝茶还是储蓄则需要经过一番心理斗争。

人的决策能力、自控能力并不是无限的。但我们相较穷人几乎用不着它们。于是,越富余的人越能够做正确的事情,因为他们不用每天把自己的大脑资源浪费在“到底要不要给孩子打疫苗好纠结”、“我带孩子去看病医生居然只开个补液是不是坑我啊”这种问题上。穷人需要面对太多的压力和欲望,不得不不断地运用有限的自控及决断能力。而社会又怎么能奢望这些穷人总是“明智、耐心或博学到能够为自己的健康做出正确的决定”呢?

不仅如此,社会面向穷人的服务较少,从而使穷人困于贫穷陷阱。假设你是一个身无分文的人,找到一份打鱼的工作。你没有渔具,因此必须租。每天打上来的鱼仅够租金和必需的食物。那么这个人便难以摆脱贫穷。但是如果有人愿意借一些钱,让他能够买得起属于自己的渔具。这样每天便能够积攒一些本来用于交租金的钱。这些钱在还清后便可以储蓄,说不定可以买更多更好的渔具,甚至雇人替他钓鱼。

想法很美好。但现实是,银行不是慈善机构,他们不愿意贷款给穷人。每一份贷款的产生都需要一定的管理成本。银行为了贷款者能够及时还款,需要花时间精力去收集客户的信息。对穷人而言更是如此。若是真的碰上违约,银行考虑到自己的公众形象,能采取的办法也不多。因此,为了避免惹麻烦与高成本,银行更愿意借给富人钱。储蓄也很困难。想象一下你好不容易赚了十块钱,经过一番心理斗争,从村里走好久到镇上开户,结果发现银行卡的工本费就要五块钱。同时还有小额账户的费用以及存取款的手续费。你会不会宁愿不存款?

做穷人,很难。救助穷人,也很难。我没有真正救助过穷人。但我想象得到一些善良人去帮助的时候对方可能投来的怀疑的眼神,以及艰难的环境。尽管小额信贷已经取得一定成功,尽管一些措施卓有成效,尽管作者认为,哪怕不对政体做巨大的变革,也可以想办法减少腐败。摆脱贫穷,仍然不易。而作者做的调查、实验,都对加快这一进程有所助益,值得尊敬。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