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饭团同学x · August 30, 2017 · 琐记

放下《局外人》,我就发信息给他。

“你有读过《局外人》吗?读的时候主角一直让我想到你。”

何止“想到”,默尔索的一言一语都像是以他的语气发出。作为加缪塑造的一个人物,默尔索是完全疏离于世界的角色。在现实中,恐怕找不到这样的人。但如果说,要寻一个最相似的人物,在我认识的人里,就是他了。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答不上来。我一向觉得,如果把人比作高维向量,那贸然用主成分分析去降维,是一种亵渎。只有外语课上,为了学习词汇才把人和形容词勉强匹配起来。更何况,我并无自信也无兴趣努力认识一个人。因此,很遗憾,我无法向读者简单地介绍他,我心里也没有什么词语能够准确形容他。

他的一些想法,甚至和默尔索一模一样。或者说,作为一部名垂青史的小说,它一定有能够引起人共鸣的地方在。也许每个人都有类似的想法,但甚至这种想法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也已经自动修正过了。而他的表露,则更为真实。感情不被夸大,道德不被雕饰。读了这篇小说之后,竟更理解他。默尔索不是什么斗士,他也不是,只是照自己的意愿活着罢了。

默尔索是“局外人”,但他没有那么“局外”。有时他站在局内局外的分界,做的事情还挺有趣的。最近,也许是因为七夕,我读到两篇对高中的追忆。但其实这两篇,我觉得既不充分且无必要。其中一篇便出自一位与他有过密切联系的人之手。我去找她:“你写的没意思。”她回:“我要是写得再有意思一点,就不会发了。”我想,他一定也不愿我在这里作心理描写,那就从略。

他没有读过《局外人》,于是问我:“是夸我吗?”我答:“不算吧。”加缪写这篇小说,不是为了抑恶扬善,而是揭露世界的荒谬。小说的笔法让我站在第一人称的角度,因此自然对默尔索产生理解与同情。但谁知道,如果世上真有默尔索,我不会成为那些审判他、论断他的一员呢?我对自己没有信心。身为一个人我们总不会一直在局外,总不会成为纯粹的默尔索。但我们或许都有站在局外的时刻,感到与世界的疏离。“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愿我们尽力理解,然后努力活着。

我与他认识于高中,之后一直是挚友。我们有时的争执,现在想来,或许其中有不少类似旁人对默尔索的敌意。毕业后,联系渐少,寒暑假方得一聚。前些天在钱库碰面。他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但与他的交谈,似乎少了不解,多了和洽。我不知道,是我们都变了些,还是已经相互习惯。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