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逃脱

饭团同学x · September 1, 2017 · 琐记

银泰开了一家密室逃脱。

朋友相聚,跃跃欲试。各自同家人预告失联,轻装上阵。

警告:我尽量避免涉及通关方法的描述,若介意,勿读。

我之前没有玩过密室逃脱。如果说有,那就是小时候在四三九九上玩过动画版的游戏。尽管如此,我也满怀信心。我相信自己神志清醒,智力正常,那似乎没有出不来的理由。同行一男一女,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姑且称陈、李。陈此前有玩过密室逃脱的经验,因此我更觉得我们可以顺利通关了。

刚进门,我就开始警觉。当务之急当然是寻找一切有用的线索。我抽掉墙边佛像手中的卷轴,读了一下。里面都是些故弄玄虚的背景介绍。唉,真无聊,弄这些有的没的,有用的一点都没有。不能被这些浮夸的文字说明分散了我宝贵的注意力!我随手揣在手里。跟着小伙伴开始寻找。

房间里有一个密码锁。佛像的背后有一堆数字。等差数列?等比数列?质数?合数?斐波那契数列?没有出现的数字?虽然我没有玩过这种游戏,但是我想套路大概就这么几种。三人对着数字冥思苦想,倒也没有找出什么规律来。我们仨数学尽管没有登峰造极的本领,好歹也比刚才玩出来的小学生多上了那么多年学!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愧对母校,并且开始为下个学期的概率论担忧。

三个人绝望于连第一关都过不了的惨状。我忽然注意到手中的卷轴。

还好他们没有打死我。

门徐徐升起。用对讲机向店家确认这个门不会突然砸下来导致我们在现代体验断头台之后,我们发现门其实是一块塑料板。

毫无疑问,出现的道具镜子绝对是让我们把光反射到某个地方。

但是,光呢?

我们读了一切可读的,除了觉得墙上的诗句没有从右往左,从上至下而略显山寨之外,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身经百战的陈同学无奈地拿起了对讲机,这是第一次

我小学期的课,有一项考试是要让小车沿着黑线行进。

小车配备一个传感器,如果检测到地面有黑线,就输出信号。

照理来说,这个算法好设计得很。但是我们遇到了一个问题,这个传感器和瞎了差不多。对黑线,它视若无睹。有时又很惊喜地探测到,但此时已经转了个大弯,小车沿着黑线缓缓往回,归至起点。后来,我们发现,把小车的速度调慢下来,传感器的灵敏度大大提高。试验的时候,它居然一举走完了全程,还可以拿到附加分。我们欢欢喜喜地测试其它考试项目了。

但到考试那天,它瞎了。

如果不是助教好心同情,多让我们试了几次,一个巨大的零就会投影在幕布上。

我一开始觉得很委屈,后来发现,其实就是我们没有好好设计算法。有拿到满分的组,他们的小车会试探,会修正,而不是盲走,哪怕传感器一时没有检测到也无碍。

所以,命苦不能怪传感器啊。

在我们第二次呼叫店主的时候,我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不管怎么样,我们进入了下一个房间。

房间的四角有兽头,我拧了拧,是可以转的,甚至好像可以拧下来。我探了探嘴,没有什么东西,也不会突然咬我。我踹了踹看起来很可疑的地板凸起,没有任何反应。房间的中央有一个大转盘,上面有十二生肖的图案,外圈印着十二地支。我转了几圈,压了几下,最终认为,应该以我们超人的智慧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我们开始争论。羊是否在十二生肖之内?十二生肖的顺序是什么?十二生肖和十二地支如何对应?

我开始后悔。我想这些常识本应该是趁小时好好记忆的东西。我甚至不知道十二生肖有什么。不过,凭借我们三人的合力,大致理出了其中的映射关系。

然后,我们开始讨论卷轴中的“阍”是什么意思。我想到“怀帝阍而不见”。但是我们仍然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李同学还是某师范大学的中文系学生,真不知道出来怎么当语文老师。我也一直觉得自己古文高中没有好好学。最近,我在读《史记》,想为高中一条名叫阿鲁巴的母狗写一篇传记,但是毫无头绪。

我们开始觉得店主不会在一个“阍”字上面考我们。

那会在什么上考我们呢?

这就是我们第三次使用场外求助的原因。

毛主席说:“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

我们进到了一个有蜡烛的房间,根据卷轴上的说法,我们要吹灭“长明烛”。

我还真去吹了,后来发现不是真的蜡烛。

但是,既然设计了蜡烛,那显然要考虑可燃物的性质。

我至今感谢我的初中科学老师,让我在密室中回忆起了燃烧的条件。一是可燃物,二是助燃物,三是达到着火点。这是电路控制的,所以理所当然的做法是,把它与空气隔绝。我把手放在蜡烛上,甚至想起了刚刚背的表示“窒息”的单词,感觉非常得意。

但是蜡烛没有灭。

这一点都不符合现实世界的情况。

嗯,我们试了三个人同时按蜡烛,试了一个人在外两个人在内,两个人在外一个人在内。

这个时候,机智的陈同学把目光投向了最长的一根蜡烛。所谓明烛,是不是要向那个最长的下手呢?

我和一位未来的语文老师非常欣赏他的脑洞。

欢声笑语中第四次拿出了对讲机。

毛主席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毛主席还说:“把别人的经验变成自己的,他的本事就大了。”

耳边响起某位高中同学常唱的歌。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

除了我们第五次求助了之外,一切都很好。

我们走出银泰,商场的灯大都已灭。

外面,风和日丽,日丽风清,风清月明,月明千里,千里迢迢,条条大路通罗马,求援也是一种。

回去的路上,收到了李在三人群里的消息。

“我感觉”、“那个”、“店家”、“很”、“鄙视我们”。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