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学长组有感

饭团同学x · September 3, 2017 · 琐记

班长发了六张照片。

第一张。穿着紫色云峰园服的学生沿着长桌左右坐成两排,面朝镜头,黑暗的灯光中看不清脸庞,但有着笑容。桌上放着可乐、雪碧、橙汁、矿泉水、烤串、手机。画面的左边,右边也能瞥见身着园服的新生。右上角一块红色的招牌,上书“香烤鲈鱼”。

第二张。同学或蹲,或坐,或立,排成三排,拍了张合照。我数了数,这个班级有福了,居然有七个女生。站在第一排最中央的同学托着一块牌子,背景是云峰的紫色,上面写着“工信 1718”。

第三张。一个男生公主抱着女生。背对着镜头,看不见他们的模样。旁边坐着一位同学,脸上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嬉笑中,店家的服务员弯着腰收拾着桌子。他们应当已经见惯。新生来,总要来这里吃一顿的。

随后是三张班长的自拍。第一张,脸上放着两个颇像康师傅鲜虾鱼板面中的鱼板的东西。第二张,右眼下面有两颗一大一小的星星,戴着耳机,看起来拍得不怎么专心。第三张班长要么是涂了口红,要么黑白了身体的其余部分,戴着一副墨镜,或许是软件添上去的。

说实话,我不知道这里为什么要有三张自拍。但是出于尊重,还是不要跳过吧。

我校有一个制度,叫做“学长组”。即征募大二同学完成为时一年帮助大一新生适应的任务。以上的画面,便是工信 1618 班的学长学姐带着工信 1718 班的学弟学妹吃夜宵。这个场面,我也亲历过。班长说:“有种传承的意味。”

那时,或许也是这家烧烤摊。我是分不清的。除了那一次,我再没有去过东门外吃烧烤。也是各种游戏与吵闹。最后还下了很大的雨。一边走回寝室,一边拿着手机与同学发语音。

那个场景,大概可以算是大学生活开始的一个标志。

之后,选课、上课……一切归于常态。我不再见到我的班级。见班主任、辅导员的次数不超过五次,或许只有三次。班级活动也很少,当然,我也不愿意去。“集体活动”这四个字随着大学的开始,随着我主动的选择,逐渐淡出,也是很愉快的。除了军训,在这个学校恐怕没有太多义务需要履行。除非玩得过火,吃了退学警告,否则基本没人干涉一个普通学生的生活。

我就这样晃晃悠悠过了一年。

最近在读一本谈大学的书,里面有一句话[1]:“如果大学结束了,你发现你还与当初一样。怀揣一样的信念,奉行一样的价值,追求一样的欲望,以一样的理由寻求一样的目标,那你上了个假大学,退学重读吧。”

那我和一年前的我有什么区别呢?那个时候,我眼中的学长组,金光闪闪,可谓光被四表,格于上下。现在,我居然和他们同年了。我一直想写一篇宏大的回忆,叫《在浙一年》之类的,细细总结这一年的诸多变化。但我一直写不出来。其中一个理由是野心太大,难以于一篇文章中尽陈。但主要原因是,我的确也没有这种自觉,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变了多少。

开学近了,许一个徒劳的愿望吧。下个学期结束时,用不着什么里程碑来提醒我想想这一年都干了什么。再过一年,也不需要新一批新生让我怀疑我是不是又白活了一年。还是得有“自知之明”啊!


注:

[1] 出自 Excellent Sheep,原句为:

And if you find yourself to be the same person at the end of college as you were at the beginning - the same beliefs, the same values, the same desires, the same goals for the same reasons - then you did it wrong. Go back and do it again.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