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

饭团同学x · November 19, 2017 · 琐记

前几日,杭城阴雨不断。十月初一,雨止,气温陡降。考试周的日子平平淡淡,唯有学院不幸的又一起新闻,平添压抑烦躁的气氛。我窝在图书馆,手翻着寡淡无味的课本,眼睛定定盯着手机屏幕,只待明日的测验。

界面上方,突然弹出她的消息。

我与她鲜有联系,初觉诧异。点开一看,才惊喜着知道她在紫金港不远处。我的确遇过几次乘兴而来的情景,却未想到是她。我记得,很久以前她应允我,若游绍兴,愿作导游。因此,我总以为我有一天会去绍兴,造访传说中的“会稽山阴之兰亭”。谁料,她先来。

她来考英语六级口语测试。据说,紫金港是省内唯一的考点。

我们在堕落街与校医院的路口会面。记得我那已放弃兼职的高中语文老师说过,经大学的洗礼,女生变化甚巨,而男生却永远“土土的”。这话大体不错,往日的高中女生,上大学后各个“改头换面”,予我不少心理冲击。但,她却似乎没怎么变,多年未见,我即刻认出她。打招呼这件事上,她动起手来比我还快。

忙里偷闲时,见到故人总是件愉快的事。我与她走过白沙、食堂、月牙楼,再转回东门,载笑载言。偶尔,我们谈起过去的事情。她说,当年我与她如何夸赞浙大的食堂。我苦笑,初中来考试时真是瞎了眼,被亮丽堂皇的“风味餐厅”蛊惑。但更多的东西——那些笔迹、折纸与毛巾,却不再属于当下。锁屏密码仍是她,但如同我这几天硬啃下来的物理公式,用测度论的术语来说,“几乎处处”无法引发涉及实际意义的联想。我有时很庆幸我的记忆力不好。再见时,只觉是老友。还好是这样。真好是这样。

别后,微信上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要休息了,下次聊。”但有多少“下次聊”的机会啊。越来越远只是常态。约一年前,一位小学同学加我好友,第一句话便是“浙大高材生/微笑”。这话几乎断绝了一切聊下去的欲望。我只能坦然说,在渐行渐远渐无书的路途上,能够有这寒夜中的会面,就是很值得欢喜的一件事了。

草草不尽,唯愿顺遂。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