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团随想

饭团同学x · April 8, 2018 · 琐记

清明,苍中来了个旅游团。思迁在班群里发了个红包,振臂一呼:“村里集合了!”我们这帮学长学姐,自然前去当业余导游,绕着三墩镇人民公园转一圈。

尽管之前已有预期,但见到小朋友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变老了。谁能想到,这群比我小五岁的学生,竟然出生于二零零三年!他们看起来不那么小,可能是读高中读得沧桑了。但是以“二”开头的出生年份,仍然让我忍不住抓了个学弟确认。他说,是真的。

我极少同比我小这么多的人接触,而带他们转校园的时候也隐隐感觉,恐怕相隔这多年的人,是难以“认识”的。尤其是在学校这种突出年级差异的环境。有许多东西已经变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对他们来说,智能手机与流量应该更廉价了。我记得,高一清明来浙大时(这恐怕是高中母校的传统),学长学姐说由于校园网只能登录一个账号,所以无法让我们连接无线网络。可现在,当我还想着是否需要手机开下热点给他们时,发现他们早已自己开了无线热点,毫无流量之虞。他们沉浸手机的情态也与大学生无异。唯一不变的慰藉,便是垃圾校园网这么多年还是只能一台设备连接吧。

这群号称“新高一”的学生,其实在读初三。

为了争取生源,苍中自主招生的时间表早得不真实。初三的学生,便穿上校服,读了半年高中。据说,他们数学课已经上到必修三。我们那一届之后的情形,早已脱出我的认知范围。没想到,高中间的竞争已经到了这种程度。看着他们有说有笑,我心里还是默默带着同情。

但这份同情恐怕是多余的。不少人觉得高中是最好的时间,那我可能是个孤例。回想高中,只是枯燥、无趣。那几本教科书,翻来覆去,没意思得很。

老师邀我们对他们讲话,我却讲不出焚膏继晷的故事,想起我的高三,那时我多么想要高考,多么想上大学。那时只有悠悠闲闲平平淡淡,成绩波动(印象中)不大,学习动力不高。晚上放了晚自习,离寝室关门还有一小时。和王恒去跑步,与好友散步聊天。每天数算着高考的日子。

我想对他们说,高一高二多玩一些,反正高三也要认真读书。想对他们说,可以认真培养一些技能,毕竟到大学大家高考成绩都差不多,总得有些独特之处。最想说但最后没说的是,能把高中的恋爱带到大学多好啊,别像学长这样,平时食堂打菜全靠手势,连和大妈都没几句话。

我着实不知道说什么好,恐怕他们听了我的“靡靡之音”,数学老师得找我算账。但我回忆起高中三年所听的学长学姐的各类分享会,发现根本没有哪些话对我产生了什么影响,我也就释然。恐怕最后还是小马过河。听课或自习,写作业或抄答案,认真或懈怠,这一切,我都难给出任何建议。只回想起与翁老师讨论翘课时她的鼓励:“要对自己的选择有自信啊!”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