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西湖夜跑

饭团同学x · May 27, 2018 · 琐记

我和 ℃n 约在章桥头。

她穿着橙色的衣服,背着小包,从堕落街转角走来。

我与 ℃n 有半年多未见了。大一时,我们于一次之江之行中结识,还曾有个叫“西区夜跑”的小团体。但随着圈子变化,见面的机会便少之又少。在人烟稠密的紫金港,偶然碰见某个特定的人需要足量的运气。尽管都有夜跑的习惯,我们也几乎不会在操场遇见。

几天前,烂诗人公众号推送了场西湖夜跑的活动,我们约定同去。那是一个以浙大学生为主的户外组织,平时常组织爬山、跑步、散步的活动。作为紫金港的偏远住民,去玉泉一趟着实不易。倘若不搭校车,便要忍受公交的拥堵、颠簸与闷热。但在西湖边跑步,总是暂时逃离作业的愉悦体验。哪怕学校里也有操场,但那片操场的景色一成不变——一圈再一圈,唯窃听到的散步者的言谈发生了少许变化。只是,从讨论假设到设计实验,从背诵英文到排练日语,从打情骂俏到打情骂俏,仍旧乏味。

我们在浙大附中站下车,往起点走去。

小眼睛在那里等着。

小眼睛是这次夜跑的领队。℃n 本和同学约好周六夜跑,改作周五,就有他的原因。她说,她想再见一见这位很酷的领队,他朋友圈里的生活是她所向往的“诗与远方”。半年多前,我们也曾参与过夜跑(那也是我和 ℃n 最近一次见面),因此,他对我们尚有印象,笑着向我们打招呼。我也回想起,那时,他与我们在俶影桥上,大声喊着,为我们素未谋面的团队资深成员“道长”和“仙姑”祝福。

人渐渐聚齐。我们循北山街,往孤山路跑去。从曲院风荷出发,不出几分钟便能看到西湖的水光。

杭州是西湖的杭州。引 ℃n 的话说,西湖是她喜欢杭州为数不多的理由。朋友来杭,无论春夏秋冬,总是在西湖闲逛聊天。西湖一时走不透,我们也一时说不尽。走累了,总能找到面向湖面的椅子坐下发呆。我之前不懂古人每览一处山水亭台总能写出游记的情感,我以为是他们生活太单调,因而从无聊中凭空生出很多山水的乐趣。而上大学之后,我却在代码、邮件、紫金港的教学楼与马路中体味身处自然景观中的幸福感。

西湖各处景致不一。有热闹的光彩,也有宁静的所在。灯光在夜色中勾出湖中的岛屿,音乐喷泉旁聚着攒动的人群。南山路,盏盏缠绕于行道树的灯光明亮。但南山路靠湖一段游人较少。若待到更晚,甚至凌晨,西湖便属于寥寥数人(或许还有曲院风荷的野猫)。尽管商业化元素不缺,但无论淡妆抑是浓抹,都难以破坏西湖本身。“今天,感谢各位嘉宾……”湖边台上的人,纵有喧闹俗气的声响,也透不过“菰蒲无边水茫茫”。

跑过长长的苏堤,就到了设在曲院风荷门口的终点。我们拉伸、闲谈、自我介绍,小眼睛拍下了合照。但除了领队、℃n 与我,去年的那群人已经不在。问起他们,小眼睛说,中酷今年没怎么带队。而那位热心地帮过我们放电脑包的数学系学长也远赴广州。在册的领队很多,活跃带队的很少。

比起大学前在小镇的同学朋友,大学的离别似乎更为容易。总有人要毕业,要去其它地方奔赴前程,甚至换个校区也能杳无音讯。℃n 说,我走后,她可能不再敢来西湖夜跑了,因着之江夜里的山路,因着杭州人贩的传闻。“不过,”她说:“之江那边有人组织钱塘江夜跑。”

小眼睛住在滨江,岔路口,他与我们道别。

我挥手说再见。

只是,在遥远的物理距离与不确定的未来之下,“再见”更像是无足轻重的愿望。

添加新评论 »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