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8, 2018

旅游团随想

清明,苍中来了个旅游团。思迁在班群里发了个红包,振臂一呼:“村里集合了!”我们这帮学长学姐,自然前去当业余导游,绕着三墩镇人民公园转一圈。

尽管之前已有预期,但见到小朋友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变老了。谁能想到,这群比我小五岁的学生,竟然出生于二零零三年!他们看起来不那么小,可能是读高中读得沧桑了。但是以“二”开头的出生年份,仍然让我忍不住抓了个学弟确认。他说,是真的。

Continue...

December 31, 2017

东六

“我要去上下午的七节英语课了。”

自行车停在东六对面,活动轨迹的轴心便由此固定。

东六教学楼在紫金港校区的东南方向,电脑齐备,教室多样,常用作外语学院的教学。这个学期,我成了常客。我记着开水机与厕所的位置,记着每节《综合英语》课前韩国学生久久不散的香水味道,记着“德国学研究所”门前一中一外流利的交谈,还记得,每次周四晚下课后的楼梯间,总会有位被老外牵着的狗与我撞面,它上楼梯的样子很俊。

Continue...

November 19, 2017

后来

前几日,杭城阴雨不断。十月初一,雨止,气温陡降。考试周的日子平平淡淡,唯有学院不幸的又一起新闻,平添压抑烦躁的气氛。我窝在图书馆,手翻着寡淡无味的课本,眼睛定定盯着手机屏幕,只待明日的测验。

界面上方,突然弹出她的消息。

Continue...

October 15, 2017

嫌疑人

周三下午,我坐在数字逻辑设计课的教室里。

学院群里突然有人说话。

“c* 班 ds 出大事啦,大家去 98 上看看吧!”

Continue...

October 2, 2017

悲剧快感

身着花衬衫的老师,一身儒雅,言辞缓缓,英语清晰晓畅。

他说,文学有三用,一曰娱乐,二曰告知,三曰教育。而其中最要紧最基本的,乃是娱乐。

但我不以为然。当时恰好刚读罢两本书,情绪有些低落。

我发邮件去:“悲剧怎么可以娱乐呢?”

Continue...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