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6, 2017

当我老了

我很少看到晚七点的灵溪。许多人站在城中桥上,也有坐着的。我以为要发生什么群体事件,毕竟凭循环播放马站蒲城葡萄广告是聚不拢这么多人的,包吃包甜也没用。但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一群老人家坐在桥边,摇着扇子,谈天说地。

横阳支江的每一个桥头都有两辆小车,上面载着塑料桶,通常是两个,有时是三个。塑料桶中装着仙草,一桶透明一桶黑。经营者看起来不慌忙,一边和路人聊天,一边装仙草、加糖、喷水。在某些桥头,他们或许还可以分出精力听傀儡戏。邻近的两家不像是在竞争,倒像是便利店里摆在一起的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也像紧邻着开张的肯德基与麦当劳。

Continue...

August 5, 2017

“透明”释义探讨

在读一本介绍数据结构的书时,我看到这样一句话:

This change, in a perfect world, would be completely transparent to the rest of the program.

此处的 transparent 一词,常译作“透明”。那么,上句可翻译为:“这种变动在理想情况下对程序的其余部分是完全透明的”。但是,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说这种变动对程序的其余部分是可见的,还是不可见的?

Continue...

August 4, 2017

翘课

这不是教《中华文明史》的孙老师第一次向助教抱怨。

助教面对全班,痛心疾首,“我单知道我本科那学校会有人翘课,但我不知道浙江大学这种学校也会有。”

毕竟,这门课集齐了低出勤率的所有条件:老师坚持不点名;上课时间在周五上午;上课内容和考试关系不大,而且也无趣。一到下雨天,教室中的学生便明显稀疏。习惯在这门课坐前排的我也忍不住往后挪。到后来,我也翘了几回。

Continue...

July 19, 2017

军训随感

军训十五日,一言以蔽之,热。

军训本身并不是折磨,运动量并不大。但遇上杭州的三伏天,穿上外套,戴上帽子,一切便不一样。

杭气象台自十五日起至十九日连发五次橙色高温预警,日光酷烈,可见一斑。

回想起来,不算太愉快,也没有不愉快。像一次特殊的社会实践。没什么意义,却也能翻找一些出来。

一个小小的希望,学弟学妹军训的时候,不要再碰上这样的天气了。

Continue...

April 30, 2017

《中国新史》摘抄(一)

此为《中华文明史》课推荐教材,费正清著《中国新史(China: A New History)》之摘抄。

  • 第一部分

Continue...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