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2, 2017

借手机

十一长假,我坐火车去上海找同学。

同学在奉贤。人生地不熟,当然也不知道要坐多久的车。于是一边玩手机,一边默默看着景色停滞窗外,总是堵在路上,心情有些烦躁。黄金周的人流很可怕。记得从虹桥站(我送那位奉贤同学去虹桥)坐公交去闵行时,整个人一路简直是一动不动地被拍扁在行李上。身上又没有公交卡,硬币来来去去,我很佩服售票员的精神。她是怎么样如此坚忍地从车尾收到车头的啊?

Continue...

February 6, 2017

在浙半年

最后一节施晋江老师的课上,我们在东西田径场中线的体测室中集合。老师肃立中央,面向我们,说:“我带队去过许多大学交流,相较之下,我们浙江大学的物质条件是很好的。”他拿着手机,给我们展示紫金港体育馆的照片,问:“学校给你们提供了这样的条件,为什么不善加利用?”言语中透着惋惜。最后,他竟说自己再过几年便要退休,盼望我们毕业后能够给他发短信,告诉他,毕业时,体测项目中的引体向上与仰卧起坐,我们已经能够拿到满分了。

那时我怔怔地站在队伍中,面向施老师,我不知道他已经快要退休了。他虽不年轻,但看起来精神很好,来上课时总是红光满面。他在浙大执教许多年了,言语间常能看出作为一名体育老师的喜乐与对浙大的感情。他的身上似乎带着某个时代的印记,让我觉得“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这个短语特别适合他。一个长学期一共十六节课,就这样过去了。

Continue...

February 4, 2017

重新启程

陈闻发来微信:“老师想你多写文章。有现成的吗?”

同学说,这句话语气就像“奶奶想你多待两天”。

毕业后,不少身边人有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最早开始写的是远在成都读书的 XY,他的有只象(Elephantasy)仍在更新。还有 XY 的室友美男子,不过后来由于一些原因停更了。也有同时写独立博客与微信的,譬如林邑与同步更新的公众号小注(smallreview)

Continue...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