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自己的路?

饭团同学x · August 12, 2017 · 琐记

戏剧大师黄佐临写给余秋雨的信中,有这样一些话:

对于你老兄,我只有三句话相赠。这三句话,来自我的老师萧伯纳。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三天我去他公寓辞别,亲眼看到他在壁炉上镌刻着的三句话:他们骂啦,骂些什么?让他们骂去!

Continue...

县小后门

饭团同学x · August 11, 2017 · 琐记

下课铃响起,县小的后门便繁忙起来。

小学旁的店铺都深谙与小学生打交道的方法。鸡柳或肉串,糖人或面包,还有一元一杯的饮料,这些东西总是有销路。卖牛肉丸的大爷,我小时候在卖,现在也还在卖。小学生簇拥着他,等着他从桶里捞出数量永不出错的牛肉丸,然后加上醋与胡椒粉,满意地走了,又有新人补上来。一位阿姨的摊上摆着一盒盒的抽奖券。花五毛或是一块买一张,刮开,有时是冷冰冰的“谢谢惠顾”,有时则是"一元"、“两元”这样的字样。摊旁总是一地扔下的奖券。

Continue...

谷歌的意识形态回声室(选译)

饭团同学x · August 10, 2017 · 琐记

最近,一位谷歌员工的文章引起较多争议。其标题为《谷歌的意识形态回声室》。

根据维基百科的定义,回声室效应形容以下这种场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一些意见相近的声音不断重复,并以夸张或其他扭曲形式重复,令处于相对封闭环境中的大多数人认为这些扭曲的故事就是事实的全部。

这篇文章提供了一种较为“非主流”的观点。在我国逐渐发展、开放的环境下,这些思想(女权主义、政治正确等)或多或少影响着我们。或许未来有一天中国也将面临这样的争执与困境。“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不妨读一读这位员工的想法。

Continue...

暑假第一周

饭团同学x · August 9, 2017 · 琐记

自八月二日始,我一直保持每日完成事项的简短记录。至今日,已有一周。

这一周我做了一些事,其中最明显的恐怕是每日一篇的更新。我也在这周不断重新认识“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与“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含义。只是每天早上都恰好有话可写,于是某同学建议的,那张写有“今日不宜更新”的黄历图片我迟迟未发,也暂时没有听从另一位同学的意见,群发“俺今天不写了!爱咋咋地!”。

Continue...

康乃馨

饭团同学x · August 8, 2017 · 琐记

今天早上,我听说,过年时见过的那位阿姨得了癌症。

她的额头上长了肿块,去上海,医生说无碍。吃了药,不见好,于是又去了北京。

或许只有半年了,医生说。而她的女儿,刚刚考上大学。

我仍能回想起她的样子。一早上我都觉得压抑和难过。尽管任何一个受过初等教育的人都知道什么是概率、中位数与专业判断,我仍希望她能够好转。

Continue...


© POWERED BY TYPECHO 
THEME SIMPLEONE 1.3 BY TYPECHO CLUB